您好,歡迎進入秦皇島私立渤海中學官方網站!
背景:
閱讀新聞

永志不忘

[日期:2019-03-27] 來源:  作者:六年三班:呂小冉 [字體: ]
      我離開那個城市已經很久了,那邊的許多人,事和物我都忘得差不多了。但我唯一忘不掉的,是她——我的摯友。那些同她在一起的時光,還有那些和她一起去過的地方,我都忘不了,也不想忘了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題記
      我曾偶然在書上看到過這樣一句話:若是在這時間遇見了一位值得深交的知音,那就真是三生有幸了。我一直覺得這句話太過夸張,直到我也遇見了那位“值得深交的知音”。
故事是在我五年級時發生的:那一年,我們班轉來了一個新生,從東北來的。從她進教室的那一刻開始,我的視線就粘在她身上撕不下來了。不是因為她長得好看,而是我看到她的那一刻,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      她的頭發有點松散,但不亂,給人一種放蕩不羈的感覺。但她橢圓的臉又沖淡了這份不羈。彎彎的眉毛好像畫上去的一般,嘴唇緊抿著,眼神里沒有一絲波動,仿佛一潭深不見底的湖水。看著她,我就有種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。
      下了課,我正想找她聊會天,她卻先一步來到我座位前問我:“同學,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     “呂小冉。”我如實報給她名字后問她:“你叫什么?”
      “我呀,徐銘晗。小冉,咱倆是不是以前見過啊?”她挑挑眉,又問了我一個問題。
      “我想沒有,不過我看你也有點眼熟。”
      我們倆一見如故,一聊就從下課聊到上課,聊得極為投機,真應了一個詞,叫“相見恨晚”。
      時間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,轉眼間我跟她已經混得很熟了,幾乎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。但造化弄人,我走了,去了遙遠的北方。應該……不會再回去了。
      然后,我再也沒有碰見像她一樣的知音,現在想來,應該是應了那句話。
      雖然隔了很久,但我每次打開那段塵封的記憶時,總是會忍俊不禁。
      雖然已成過往,但我還是記得。
      永志不忘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itaiyangcheng.cn/n1145c7.aspx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收藏 推薦 打印 | 錄入:admin | 閱讀:
相關新聞      
本文評論   查看全部評論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數
點評:
評論聲明
  • 尊重網上道德,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
  •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
  •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
  •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
內容分類
飞艇pk10赚钱计划 南京市| 金乡县| 金溪县| 永靖县| 湘阴县| 汉川市| 邓州市| 龙泉市| 理塘县| 兰坪| 五家渠市| 嘉禾县| 丰顺县| 烟台市| 东源县| 夏邑县| 巢湖市| 龙江县| 江山市| 施秉县| 龙南县| 西盟| 龙岩市| 蒙自县| 富平县| 霍城县| 和田县| 长治市| 瓦房店市| 盖州市| 普陀区| 景宁| 肇庆市| 富锦市| 桑植县| 金塔县| 阿拉尔市| 吴川市| 道孚县| 甘洛县| 天峨县| 福贡县| 铜川市| 宜川县| 夏邑县| 阜宁县| 永登县| 扶绥县| 巴林右旗| 屏东市| 二连浩特市| 策勒县| 毕节市| 梁平县| 湾仔区| 咸丰县| 汶上县| 启东市| 广宁县| 张北县| 乐业县| 承德县| 固始县| 临武县| 久治县| 三河市| 历史| 宁远县| 鄂州市| 临湘市| 香河县| 舟曲县| 获嘉县| 轮台县| 光山县| 元氏县| 吴江市| 宁陵县| 灵丘县| 平遥县| 宿松县| 凤阳县| 绥芬河市| 东乡族自治县| 偏关县| 普定县| 婺源县| 本溪| 潼南县| 邢台市| 玉山县| 临桂县| 宁南县| 贵南县| 丽江市| 浪卡子县| 腾冲县| 韶山市| 大田县| 景宁| 松滋市| 定结县| 闻喜县| 益阳市| 黔西| 白沙| 沈阳市| 西城区| 翁牛特旗| 邵东县| 荆门市| 包头市| 榆中县| 宾川县| 昔阳县| 孟州市| 洮南市| 沅江市| 木里| 青神县| 从江县| 金昌市| 西盟| 革吉县| 礼泉县| 泗洪县| 无棣县| 任丘市| 邵阳县| 万宁市| 海原县| 广宗县| 睢宁县| 旬邑县| 柞水县| 全南县| 正定县|